奶油爆珠。

小弗雷迪等待亚蒂时会干什么呢

意识流
味音痴亲情向(?
精灵视角

  屋子里本来只有时钟嘀嗒走动的声音,终于有人打破了这份沉静,原来是阿尔弗雷德,这个可怜的小家伙,他开始了今天第三遍拨弄着他的玩具盒了,可他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,眼睛滴溜溜地一直瞟向窗外。
  你在看什么呢?绿衣裳的小精灵很想凑上去问问这个男孩,可是他听不见小精灵的话。
  她是亚瑟留下来照顾小弗雷迪的,即使她已经非常肯定这个小家伙已经可以照顾好自己了,可亚瑟还是在操着不必要的心。
  要是他被淘气的幽灵抓走了怎么办?亚瑟邹着眉头,一脸认真的样子。她拍拍翅膀算是无奈的答应了他的请求,不然这个家伙或许会在工作的时候出岔子,这很有他的作风,并且可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。
  精灵的寿命足以让她们见证许多不同的人生,引起她好奇的是,这个日常三分钟热度的孩子,只对亚瑟送他的玩具爱不释手。是的,亚瑟的确为这份礼物花了很多精力,但她并不认为这个幼童可以领会。并不是没有比这个更加精致的玩具,也不是没有更适合小家伙玩的类型。
  刺喇一声挪椅子的声音吓得小精灵一抖,哦,她才发觉门外传来脚步声,她看着散落在桌上的玩具和弗雷迪兴奋的背影,她大概知道弗雷迪今天心不在焉的原因了。
  “亚蒂——”
  对上了亚瑟略微担忧的眼神,点点头回应了他,看着他放心的和弗雷迪玩耍。
  这也许就是其他精灵缺少的吧,是时候该回家了。她轻笑。

短打(瞎写的


轰总心机boy(?
ooc属于我,轰出属于你们

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很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  绿谷看着不远处吃着荞麦面的轰,他已经魂不守舍几天了,这对于一个英雄预备生来说,是很不应该的。更不要说他是被第一英雄看上的继承者了。
  他真的是找不到原因吗,只不过是不想承认罢了。
  从体育祭注意到他,到现在变得可爱的样子。啊,对轰君抱有这样的感情真的好吗,按理来说不应该啊,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

饭田一脸担心的看着对面发呆并且不自觉进入了碎碎念状态的挚友。
饭田天哉:轰君……
轰焦冻:没关系,等他什么时候想好再说吧。

两种不同设定的星蝶x有一个是同人设定的可以猜猜出自哪里(应该很冷门)

哦凑,我以前是个什么妖魔鬼怪。

我,尽力了xx手机像素不太好感觉滤镜也挽救不了我了x就这样吧

#dover组#
#不知道在哪里扣下来的梗#
#可能会ooc#

那个人是亚瑟·柯克兰。
我亲爱的的好友,又更像是宿敌的家伙。
他此时披着一件浅卡其色的风衣,叉着腰满脸怒意的站在街头寻找着我的踪影,眼中的怒火简直是要烧起来了。恕我直言,现在的他实在是一点都不像一位绅士,倒是如同一个勇猛的追求者,气势与颜值都过于常人,缺的只是一些肌肉好使他看起来十分的强壮而有侵略性而已。也不知街边又会有多少的花季少女被迷的神魂颠倒,哦一想到这个哥哥我还真是有些伤心,为那些可怜的少女以及哥哥自己。
他看到我了,因为我刚刚不小心发出的嗤笑。天哪,好像情况更糟糕了,烈火燎原,直接火烧眉毛了,这倒是与他挺相称的,我想我需要开始我新一段旅程?
伦敦的风景自然是不错,不然怎么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拜访,和巴黎相比别有一番风味,但哥哥我觉得巴黎更好哦。不管怎样只要不是在逃跑,两边怎么欣赏都是绝佳美景。
说起来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追着我吗?哦,你当然不知道,我刚刚不小心打破了他的一个水晶杯,我不是故意的,只怪我没有看到。哎,一上来就怒气冲冲的,焦躁又猴急,不然哥哥我怎么会做出这么不优雅的事呢。上一次被这样追杀了三条街是因为我折了他一支花园里的玫瑰,我只是想要送给路过的那位姑娘,鲜花配美人,谁知道他会为了一支玫瑰追着他的挚友跑呢,即便他怎么也不肯承认。
哎,刚刚没注意到前面的路,居然走进了一条死胡同,哥哥我可能就要葬身于此地了?可怜了我的花园,又有一段时间没人给他们细心栽培了。
马丁靴踏在地上响的声音越来越清晰,我仿佛已经看见了他得意洋洋的笑容,他在这件事之后会对别人怎么说呢?
嘿!伙计你知道吗我上次可是追着一个法国佬并且把他打的落花流水!
要我来说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吗?也许是有的,比如他下定决心要和我比拼厨艺之类的……
我并没有回过头,他最终也停在了我的后方。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,至始至终都能扰乱了我的心神,如果他不会冲上来对着我的脸一顿暴打,我是非常愿意时间就这样停下来,同他一起享受着惬意的时光。
他终于还是伸出了手,抓住了我后面一撮发,稍微用些力往后拉,我也不躲闪,顺着他的动作靠过去,毕竟是我有错在先,不是么?
“嘿!弗朗西斯!”他果真如我所料,声音里都夹杂着兴奋的味道,“这回是谁逮住了你?猜!”
“死?”我戏谑的望向他,他挑挑眉,可惜这个严肃的动作在他脸上异常喜感。
“不是死……是爱。”
后面的事情不言而喻,我们两就着这么荒唐滑稽的事情确认了关系,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不过我现在有些庆幸,如果当时不是我打碎了他的水晶杯,走到了一条死胡同,没有回
过头,他估计也不会有勇气说出这件事,我也不会想现在这样,做好早餐,看着他刚睡醒的懒洋洋的样子吧。

#aph#(红色组)
#微ooc慎入#

火车站依然是那么的令人伤感。
当一列火车发动时,也就意味着一次分别。
他们曾在这里相遇。

“耀……”伊万先在这安静的环境里发声了,当然,是指他们两个人之间,谁会认为火车站在运行期间会安静呢。四处都是人群叽叽喳喳和火车况且况且的声音,大概你的锣鼓掉了,都听不见。
身边的人收起望着火车运行表的视线,安静的看向他……不,相比起看向,倒不如说是瞪着。
伊万感觉自己压力大极了,自从告诉自己的爱人他要回苏联,身边的人就一直低气压
……到现在。
上次就是因为这种时候,自己揉揉他的脑袋,被打过后心情才好,但是他不想感受一次当众家暴现场是怎么样的。
“我要走了哦?”身边的人依旧是不说话,冷漠的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伊万望着缓缓进入站台的火车,欲哭无泪。
当他坐下,还没来得及感叹这座位真舒服,就听见窗外有着熟悉的歌声。
“Расцветали яблони и груши……”
什么?
歌声在喧闹的环境里听的并不那么真切。
“поплыли туманы над рекой”
这会是真真正正的听清了,可是伊万没有回头。
他只是从背包上取下了他心爱的画板,认真的凝望着由他亲手描绘出,那个东方的身影,他的爱人。
这画也不知到底画了多久,他只知道要把他的模样一分不差的画下来,时间也变得无所谓了。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是苏联的骄傲。”那个对自己满载着期望的先生,他把自己的爱枪交给他,只为时刻提醒着他的国家,他的家。
“但是伊万·布拉金斯基却不是王耀的骄傲。”他喃喃道,用习惯握住枪托的手去抚摸着画中人。
“пусть он землю бережёт родную……”
火车这时候已经开动了,他们就此别过。在这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。
伊万也没有听到下一句歌词。

“а любовь Катюша сбережёт.”